梦之城娱乐平台介绍人: 中国企业2017年出海报告之银行:围绕一带一路布局

2018-01-05         参考消息网    访问次数: 0

  设分行或承销中心:多在发达地区驻点


  2017年,中国各大银行新增的海外机构多在发达国家和地区,且侧重点各有不同,已经形成了覆盖全球的金融网络服务平台。


  2月,中国建设银行在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举行揭牌仪式。目前建行集团在全球29个国家和地区拥有240余家境外机构。


  6月,中国银行亚洲债券承分销中心在新加坡成立。此为中资银行在新加坡设立的首家区域性债券承分销中心,将有助于拓展亚太地区债务资本市场。截至6月,中国银行已经在20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海外机构。


  7月,交通银行公布,为加强在香港零售业务的发展,拟以79亿港元投资发起设立交通银行(香港)有限公司,持股100%。


  8月,招商银行私人财富管理(香港)中心正式开业。在2017年4月时,招行新加坡私人银行中心开业。


  9月,中国工商银行蒙古代表处在乌兰巴托正式开业。同月,招商银行悉尼分行正式开业。悉尼分行是继香港分行、纽约分行、新加坡分行、卢森堡分行和伦敦分行后,招行在境外设立的第6个分行。


  12月,中国工商银行从瑞士金融市场监管局(FINMA)取得瑞士银行业牌照。截至目前,中国工商银行境外网络覆盖全球45个国家和地区,并通过参股南非标准银行间接覆盖非洲20多个国家,形成了覆盖国际金融中心和中国主要经贸往来地区,层次分明、定位合理、渠道多样、运营高效的全球化金融网络服务平台。


  跨境双向发债:促进资金融通


  2017,银行发行境外债券规模和频次增加。5月,中国工商银行迪拜分行已发行5亿欧元(5.56亿美元)三年期浮息债券,利率较欧元银行间拆放款利率(Euribor)加码60个基点。11月,中国银行巴黎分行发行了覆盖三个币种的“气候债券”,总规模为15亿美元。这是该行在过去18个月内第三次面向国际市场发行绿色债券。


  此外,中国的银行也在积极推进海外金融机构来华发行人民币债券。8月,中国工商银行中东机构负责人兼迪拜国际金融中心分行总经理周晓东称,工行正与有兴趣在中国发行人民币计价债券的海湾国家政府和国有相关实体进行磋商。11月,菲律宾政府称已与中国银行签署协议,后者将承销菲律宾计划发行价值2亿美元的人民币计价熊猫债券。这次发行以人民币计价的熊猫债,是中菲两国资本市场合作的一个里程碑,有助于丰富菲律宾的外汇储备、拓宽投资领域、降低融资成本,同时扩大人民币在东南亚国家的使用,有利于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国际合作:优势互补


  借“一带一路”契机,中国银行企业与沿线国家地区,或加强金融合作、或联手收购,互惠互利、互联互通。


  5月,中国农业银行与新加坡星展银行联合宣布,于“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签署“合作谅解备忘录”。双方将在国际贸易融资与结算、托管、全球金融市场和资产管理、资本市场、流动支持和人才培训六个范畴上通力合作,以充分发挥双方优势。


  6月,中信银行发公告称,拟联手中国烟草公司全资子公司中国双维投资公司,合作购入哈萨克斯坦人民银行(Halyk Bank)HSBK.KZ持有的阿尔金银行(Altyn Bank)60%股权。


  12月,韩国产业银行(KDB)表示,已与中国工商银行签署谅解备忘录,互相提供最高5亿美元信用额度。韩国产业银行与工行将在项目搜寻、融资,发债和并购等方面加强合作。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对参考消息网-出海记记者表示,中国的银行在境外分支机构的地点选择上,有几点考虑。一方面是倾向“一带一路”沿线地区。“一带一路”倡议是促进国际合作的开放性平台,是推进国际合作的抓手。推动经贸合作,金融要先行。金融机构在“一带一路”沿线设置网点、分支机构,符合企业和金融结构的自身需求,有利于资金融通。另一方面,一般会选择对中国友好的地区且具有可持续发展特性。每一个境外分支机构设立前,都会从商业可行性方面进行论证,评估其未来的市场前景、发展程度,也会考虑自身金融风险,考虑财务上的可持续性等等,总之会做审慎的市场调查。而且这个调查的面不只是某一个城市,而是相关的整个区域。


  据中国银行董事长田国立透露,截至3月末,中行在“一带一路”沿线共跟进境外重大项目约460个,项目总投资额超过4372亿美元,提供意向性授信支持超过1005亿美元,主要集中在电力、铁路、通信、工程机械、航空航天、矿产等基础设施建设及能源矿产领域。其中2015年至2017年3月末,中行已完成对沿线国家各类授信支持超过680亿美元。按照计划,2015年至2017年中行将力争为“一带一路”项目提供1000亿美元的授信支持。


  田国立介绍,中行这两年特别注重通过境内外发债、吸引社会资本等创新途径,满足“一带一路”资金需求。中行近年先后发行了三期与“一带一路”相关的债券,共募集约76亿美元资金,币种不仅包括美元、欧元,还涉及新加坡元、澳元、人民币等货币。“未来如有合适的时机,中行还会考虑采用类似形式发行‘一带一路’相关主题的债券。”他说。


  徐洪才对中资银行境外发债规模增加给出了自己的解析:首先,中国鼓励企业或金融机构在境外融资。最近几年资金外流压力比较大,在境外能借到钱,可以减少国内外汇储备下降的压力;其次、境外美元、欧元借贷成本低,利率非常低,企业可以低成本融资;另外、中国企业在境外投资合作项目落地,客观上有资金需求;再者中国加强了资金外流的监管。国内的钱流出去难度增加,海外借贷就会增多。此外还有一点也很重要,中国的银行在风险承担能力范围内,是能在境外借到钱的,外资银行也愿意借钱给中国的银行。所以说这也是市场做出的判断。综上,中国的银行在海外融资规模上升比较快。


  关于境外金融机构来华发债态势趋热,业内人士表示,中国正在鼓励外国债券发行商发行人民币计价债券,因其努力使人民币国际化,并为其计划中的“一带一路”打开融资来源。与此同时,有些国家的政府和企业由于自身的一些原因也变得更渴望在海外发债。


关闭页面